雜文庫03號

關於部落格
無いんなら、帰れ!
  • 580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28] 宛如絕景──《ラスト・エリクサー》

-

永琳 輝夜 妹紅 慧音 鈴仙


靈魂磨耗────
靈魂被削弱的現象是存在於這世界上的,當然蓬萊人也不例外。
「藥」的力量只限於保持肉體不滅,卻沒法阻止靈魂日積月累的耗損。
因此長生的蓬萊人要是最終靈魂完全被磨滅的話,靈魂本身再也回不到輪迴之輪。
然而身體僅如空殼般遺留在世上,換句話來說即是──「死亡」。

故事隨著上面的獨白開始,永琳紙拉門側無神地觀察著躺卧在床上因靈魂磨耗而變得虛弱的輝夜。
鈴仙前來通傳說慧音帶了橘子來拜訪她們,還說妹紅不願意提自己的名字,因此慧音也代她來問好。
慧音回到妹紅家後,兩人便開始談論著輝夜的事。
──直到現在也無法直接跟輝夜見面,永琳和鈴仙也面露難色,情況並不樂觀的樣子。
妹紅同樣沒精神,畢竟她對輝夜恨意早已變得薄弱了,更沒說在現在輝夜虛弱不能面見的時候吧。
──有次那傢伙還把團子摻了毒讓我吃下去…當然要不是我是蓬萊人的話就死了
──當再見面時她還說『好吃嗎,下次我會再送一些更美味的團子過來喔』
──真是個討厭的女人呢。
──不論是約定殺戮時老是遲到、捧著酒瓶比酒量這些,總而言之就是非常任性的傢伙啊。
──但還是很快樂…吧?跟那傢伙一起過的時間。

──要我來說的就是很困擾呢,但一直以來還是很快樂,永琳殿也是能聽出弦外之音的藥師呢。
──她也一定會沒事,很快恢復精神吧。

注意到妹紅沒精神的樣子,不久後慧音又再次拜訪永遠亭。
仍舊靜靜站在紙拉門側冷淡看顧著輝夜的永琳,收到通傳後在客房跟慧音會面。
擔心著妹紅和輝夜的兩人開始商量治療的方法。
永琳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妹紅最近也沒什麼打彩的樣子,雖然說或是因為在意輝夜殿的關係,但彷彿連生氣的變得薄弱起來」
「果然…跟這件事不是沒關嗎…」

「我們月之民跟地上人的精神構造並不相同,因此不能以地上人的蓬萊人的情況來判斷」
「但或者靈魂劣化這事也不是沒共同點──」

看看所謂的怨靈大概就會明白吧,殘存的靈魂擁有最強烈的是「憤怒」「憎恨」「悲傷」此等負面感情。
妹紅對於輝夜的憤怒和憎恨就是作為她靈魂殘存於世上的糧食一直活到現在。
因此,如果失去對其產生這些感情的對手的話──
「真諷刺呢」
「恐怕這時最擔心她們的人,反而在她們最重要的時候才感受到自己其何等無力的痛苦」
「兩者都同樣…」

會談過後,兩人也相當疲累。
慧音表示假如永琳有需要的話,有什麼都可以找她幫忙,隨後就返家了。
永琳回到屋內發現輝夜已經起來。
「是妹紅來了嗎?」
「──代理」
「倒是送了點東西過來,還有傳話」
「傳話?」
「『死掉的話就是你的任性吧,所以在我看到你的死的樣子前,我不會原諒你擅自死去』」
「嘻嘻…結果是說我擅自死去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這種事請你去問本人吧」
「也對呢」

永琳交代了幾句後也離開了,隨後把自己鎖在房內幾天沒出來。
直到鈴仙覺得奇怪打開門──



「師匠、請你別再這樣!再這樣下去你會先崩潰!」
「我…還有帝…也一直很擔心你的!」
「所以前日上白澤小姐才來問有什麼能幫上忙──…」

聽到鈴仙的話,永琳愣了一下。
把筆握斷後,再冷靜向鈴仙要新的紙筆…


鏡頭一轉,妹紅和慧音兩人因永琳的信說找到藥方而來到空曠的竹林空地。
在空地中間的是等著她倆的永琳和輝夜。

「妹紅…」
「進行殺戮…這氣氛又不像啊」
「……吃了嗎,那些東西(探病品)」
「對,感謝款待。下次要再送一些更美味的來喔?」
「──嗯」

「永琳殿的信中說找到『藥方』…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永琳…?」
「──不,跟地點沒關係」
「只是不想讓多餘的人看到而已」

 

慧音一下子注意箭尖塗了藥。
「難道…永琳殿──做出了殺死蓬萊人的藥!這就是你的『藥方』…!?」
「什麼…!」
「…讓靈魂變得強大的是」
「『憤怒』『憎恨』」
「以及…『悲傷』」

「永琳、你不能這樣做!」
「…在輝夜面前把我殺死,然後讓輝夜怨恨自己…這就是八意醫生你的藥方對吧?」
「想出這種不像樣的計策,月之頭腦也就江郎才盡吧?」

「妹紅、不行!永琳殿、只有這個你千萬不能這樣做!」
「別開玩笑了八意永琳」
「我不會對輝夜以外的人抱有殺意,在殺了輝夜前我也不打算死!」




於是箭射出了──





命中的不是妹紅,而是她身後,慧音的胸口。
在場的所有人都錯愕,即使撕喊也不過幾聲,連遺言也離不及開口──

「直射到心臟的箭尖上塗了的是,致命的神經毒」
「就連是我也無法救回她」

「安心吧」
「真的是亳無痛苦地死去喔」

──永琳就這樣在妹紅面前殺了慧音。
悲痛憤怒的妹紅這時卻推翻自己剛說的話衝向永琳,捏著她的頸焚燒她的身體。
永琳不為所動,刺穿衝過來的妹紅的身體並對她說──
「上白澤慧音已經死了」
「我是為了輝夜才殺她的」



「憎恨吧」
「怨恨吧」
「藤原妹紅」


隨後抓著妹紅摔向輝夜──
「畜生…畜…生……」
「妹紅…」

「輝夜」
「永…琳……你竟然…」
「太好了輝夜」



「這樣的話,這女孩就會如此一直痛恨你」
「然後你對她的思念,就永遠無法傳遞給她了」
「而你的『悲傷』,以及對我的『憎恨』就能作為靈魂的糧食一直活下去」

「永琳──」

「這就是」
「我的『藥方』喔,輝夜」

「直到…我真的能做出殺掉蓬萊人的藥那天為止──…」

 

──靈魂磨耗。
只要蓬萊人一天存在,就沒法改變這種事。

……然而,靈魂被磨損得最嚴重的人──
事實上,是誰呢。

 


全本完

 

-

 

あさつき堂的本子,尤其是黑本,可以說是一本都沒讓我失望過。
一開始知道うがつ要畫永夜組的黑本時,我是又怕又樂的,也是繼ABH後最想知道內容的C79本子。
本來看了人比良的感想後,心想似乎沒想像中黑可以放心下來。
但收到本子一口氣翻完後就後悔自己的更天真了。
事實上之前的黑本,不論是紅魔館的《幸せに堕ちてゆく》、《happiness》,巫女組的《Killing Me, Killing You》、《箱庭》,藍的《水鏡》…
這些本子我每次一看完都相當深刻難忘,但沒真的被虐到。
這次或者真的自己最喜歡的那批角色吧。
其實從結果,所謂的死亡人數來看,《ラスト・エリクサー》已經算是比較好的一本。
儘管在試閱放出時已經提及了蓬萊人會死亡的可能這點時,我是有想過可能是四人全滅之類的結局。
不過看完這本後證明我的想法還是太膚淺──
從結果來看是這樣理所當然,死去的是唯一不是蓬萊人的慧音。
而承擔死者的痛苦而活著的其餘三人,才真是真正的絕望。


《ラスト・エリクサー》,直譯為「Last Elixir」,最後的蓬萊藥。
Elixir亦能指仙藥、萬靈藥,在東方中直指蓬萊之藥。
最後一頁引用了字典中解釋的是「ラスト」這詞。
「ラスト」可以作為──
last,即最後的意思。
lust,七宗罪中的「情欲」;渴望、欲望
rust,鐵銹、鐵銹色,(精神、心靈上的)生銹

再看回本子,うがつ我一直很佩服的一點就是他能配合劇情走向純熟地隨意改變筆觸。
另外在黑本中不少人物分鏡的暗示做得相當細緻,不止令看到的人有點寒意,更是在閱讀過程中低調地在讀者內心埋下某個暗示的種子。
然後在故事的高潮一次過引爆,使得讀者也跟角色一起陷入絕望。


在主線故事中我們看到的是,輝夜和妹紅都失去生氣,永琳和慧音為此一直操勞。
但事實上在故事中不少分鏡亦暗示另一個裡故事。

在這故事去看,大概永琳是這次所謂「黑化」的主角。
而一如既往冷靜的永琳,把輝夜放在第一位的永琳,還會因為什麼事而促使她變成這樣呢。
答案就是在,從本子開始時就散落埋了在不少地方的好幾格分鏡中。
或者上面的劇透不太明顯,但輝夜其實暗戀著妹紅的。



就在故事中,每次永琳在紙拉門側靜靜注視輝夜,她會聽到輝夜在睡夢中喊著妹紅的名字。
在慧音代妹紅送上慰勞品回去後,輝夜第一句就問,是不是妹紅來了。
談到妹紅的事時,虛弱的輝夜總是笑著的。
──這一切全都看在永琳眼裡。
然而,這當然還是不至於讓她失去理智,不,事實上永琳從頭到尾都沒真的失去理智。
她知道,正如她跟慧音所說,自己對於輝夜是多麼無力。
永琳也不打算想這些,只想找到藥方醫好輝夜──但她無能為力,對於自己無能的怨恨都在那副看著紙筆的歪曲面容中表現出來。
當鈴仙提到慧音時,她愣了一下。
把筆握斷,下定了那痛苦的決定。

如果站在慧音的立場,是否只要能讓妹紅打起精神活下去的話,什麼忙她都會去幫呢──
拉起弓,箭即將要射出去之時。
永琳才真正地流下淚,沾在箭上──
這一箭,將要了跟自己有共同立場、相知相昔友人慧音的命,也將讓自己愛著的輝夜永遠痛恨自己,再來也拯救了情敵的妹紅一命。
儘管妹紅這時也察覺到事情不對勁,然後在射出後,都已經太遲了。
然後在故事中即使是笑,也只是苦笑、冷笑、壓抑地笑的永琳──
在那之後,冷笑著對輝夜說出『藥方』的全部,且道出了輝夜的思念永無法傳遞給妹紅時;又或者在殺了慧音後冷眼看著自己認定的情敵、妹紅的憤怒,宣佈慧音已經死去之際──也許才有這樣一點發泄,但更多的是悲傷。
之所以說永琳從頭到尾都沒失去理智,那是因為永琳確實沒做錯,僅僅要保著輝夜的命就只有這方法。
她只是實踐了這殘酷的現實,卻又因這是唯一的現實,才顯得更為絕望。

本來讀到這裡可能會疑問,那麼永琳呢,難道這本也要無視永琳是蓬萊人的設定嗎?
但最後兩頁的旁白,提到本來靈魂被磨損得最嚴重的人,究竟是誰,似乎已經給出了答案──
或者那就是永琳自己。
而永琳的靈魂又一直是依靠什麼負面感情作為糧食呢…
大概是長久以來,對於自己侍奉和戀慕的輝夜卻愛上妹紅這種悲傷和怨恨,一直活到現在吧…?


在故事之後彷彿預見的,是作為蓬萊人的三人一起永永遠遠地活下去──
妹紅失去慧音而繼續痛恨著輝夜而活著──
輝夜因為永琳這次舉動使得妹紅怨恨自己,永遠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意而活著──
永琳則受著自己愛著的輝夜那對由自己一手造成的怨恨而活著──
這種地獄般的修羅之境,直到永琳做出殺死蓬萊人的藥前只會無止境延續下去。
──也許已死去的慧音反而才是最輕鬆呢。


合上本子,我看著這讓人抑鬱的封面。
看著照片中的四人,想起在上年買回來的あさつき堂總集篇『Light』當中的一篇沒對白的小故事*。
描寫妹紅和輝夜一次約定進行殺戮的過程,就像《ラスト・エリクサー》中妹紅所說。
輝夜又睡過頭遲到而錯過了約定,結果妹紅睡著了,輝夜無聊惡作劇完對方都沒醒卻已經天黑了。
於是輝夜回去拿了酒來兩人在月下對喝、比酒量,喝著喝著就倚在樹下睡著了。
不久後永琳和慧音前來,找到在樹下熟睡的兩人不禁苦笑卻安慰地感歎了故事中唯一的對白──
「いつも、こうだといいんだがなあ」…

封面上,滴落在照片的是誰的淚水,紙上沾的又是誰的血跡呢…

 


*:故事名是「月下相酌」,原載於07年例大祭オムチキン發行的合同《年中無休幻想鄉》內。

 
(同人誌) [あさつき堂] ラスト・エリクサー (東方 非エロ) (C79)
(同人誌) [あさつき堂] ラんだまイザ。 (東方 非エロ) (C79)
關於OMAKE,作者表示看不看都沒所謂,內容分別是故事的後記以及對這本中角色印象的感想。
後記主要是說這故事的緣起是上年夏COMI的《幻想八葉》中,うがつ和高虎合作過後的後話,有點(ry
後面的角色形象也推薦一看…?大致是…
「妹紅嘛,某種意義來說最慘的人也是今作虐最慘的人,其實還想繼續虐」
「輝夜的話,今次是這種感覺開始、這種感覺終結也就是因為這人的關係吧,嘛其實也不關她事的…」
「慧音死掉。嘛在這班人中要死的是她某種意義上也是沒辦法的。沒辦法就是沒辦法這樣。」
「永琳從頭到尾我都沒給她的眼睛加反光呢(ry」(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