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庫03號

關於部落格
無いんなら、帰れ!
  • 5791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かぜなきし》──劇透及讀後感

-

對白:諏訪子 神奈子 早苗 靜香

 

故事最開始是從風神錄EX諏訪子跟魔理沙戰後回到守矢神社,感歎人類的力量之大。
神奈子不在乎地看著這樣的她詢問諏訪子是否遇到什麼好事。
這時諏訪子露出的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使神奈子的憶起久遠的往事──
「諏訪子,你現在應該已經得到了什麼吧」
「但我還是──」

鏡頭轉到久遠的洩矢王國,映入臣民眼簾的是那位冷傲的諏訪姬。
起初的諏訪子可以說是麻木於神的絕對力量和權力。
她能使役御左口為自己的王國降雨,然而那並非出自對人民的慈悲。
如旁白所寫,那只是「因為是神所以才這樣做」。
降雨就像為自家的花園灌溉,而人類是跟那些草木沒什麼分別的。
諏訪子很清楚人類假如沒有神加護,什麼都幹不出來。
直到一天,她從山中聽到那聲音──那是鍛鍊鐵的聲音。
鐵實為新成的金屬(被讀為土),比是同樣為「土」的青銅更為堅韌。
諏訪子對此感到關心,因為在她心目中沒了神就什麼都做不到的人類,居然不用在她的幫助下發明創造了新的東西。
她聽這塊土的哮鳴,看著手中那把表面冰冷卻存在著當日那溫度的鐵劍。
諏訪子作為操控坤的土之神用這鐵(土)守護著這國家,抵抗大和神氏的入侵。
然後她似乎開始感覺到什麼,手中的鐵劍傳來當日的溫度──
這是諏訪子初次理解到,神與人是共存且互相依賴,只有當人奉上信仰,神才能活著。
這是她對人類改變看法的第一個轉淚點。
「人之子的期望『緣』化為『圓』,『圓』化為『和』,『和』再生出『輪』」
鐵之輪成了諏訪子的武器,也是洩矢王國的象徵。
這時諏訪子所期望的只是,一直跟自己的子民活到永遠永遠……


直到身為大和神的神奈子入侵。
操控「乾」的風之神八坂神奈子為諏訪子的天敵,她以神風把洩矢的土(鐵)吹散風化,輕易奪去了洩矢王國。
而面對如此強大,把她跟人民的羈絆象徵「鐵」吹散的神奈子,諏訪子僅是無心戰鬥黯然而去。
就這樣,神奈子取得洩矢王國的控制權。
然而從風神管理的土神的王國卻因差之天距的性質而無法再使御左口降雨。
洩矢王國的土地和臣民面對前所未有旱災,神奈子再也束手無策。
至於失意的諏訪子仍在王國四處徘徊,看著她的子民經歷災禍卻再也無動於衷──
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因為信仰的流失開始透明化,因為連年無法降雨甚至開始被認為是諏訪子的作祟,被稱為作祟神。
諏訪子事實上並不恨神奈子,她又一次反思著人與神的關係──
假如人只是作為信仰的餌食奉給神,那麼神究竟又是為了什麼而存在?
那一天在那個鍛造鐵的火紅空間時,那種感覺又是什麼呢…

思考著這些在國家徘徊著的諏訪子,遇上一個她的其中一個子民。
本身已經信仰流失得無法被凡人看見的她,被那子民一把抓著質問──何以要捨他們而去。
諏訪子清楚知道,這人已經快要死了,人要死的時候靈視力會上升因而看到神的存在。
面對他的質問諏訪子仍無回答,甚至讓那喪心病狂的子民強姦後仍然無動於衷。
在那子民死後,諏訪子僅是看不出心有一絲波動,若無其事地離去。

另一方面神奈子也去神社要求野神(鹿屋野姬神)借她們自己的力量讓御左口降雨。
對方不願妥協更戲弄身為大和神力量數一數二的神奈子,理所當然這是神奈子受到的第一次挫折。
現在的困難再不是可以用她的神風一吹就散呢。
神奈子看著在神殿徘徊諏訪子彷彿得到解放那般自由,孕育了肚內的孩子…
但她卻感覺到,諏訪子在風正在哭泣……
過了不久,就要生產的諏訪子已經開始想著不再當神,跟肚內的孩子一起生活就可以了。
但她又再看到自己的子民在受難,那死之香讓諏訪子感到害怕、憤怒。
她了解到,自己或者一開始只想渴望和人類擁有羈絆,但一但擁有了,卻正因為這羈絆、人之子讓她感到迷惘、渴望、受到傷害──
「如果不是你、如果沒有你的話──」
高舉手上的斷劍想要刺向自己肚子的諏訪子,下一刻感覺到自己胎兒動了一下,手上的劍立即被摔下──
「對呢…你沒有不對…不是你的錯……對不起…對不起……」

最終諏訪子誕下自己的孩子後,仍然捨他而去。
僅把他送到一家富農前,放下一身重擔似地輕鬆離去。
突然孩子傳來的哭鬧聲使離開的她愣了一下,諏訪子擔心了卻努力叫自己不能心軟回頭。
「是那傢伙的錯…要不是人之子的話…我就……」
然而一想起當日自己懷了孩子時,甚至連神也不想當,只渴望和這孩子一起生活下去的心情──
「甚至連名字都未取,連抱也未抱過────」
拼命地懷著這種矛盾心情,跑得遠遠地離開自己的孩子後,終於受不了放聲痛泣──
甚至在王國被奪去時亦未曾如此嚎泣而下的淚水,與久違的雨水融為一體…

神奈子來到孩子的面前──
「為什麼你要捨棄自己的孩子呢,我並不明白這種為人母對孩子的心情」
「然而人之子為人所愛著,神之子為神所愛著,這不是理所當然嗎?」

長年乾涸的土地受到雨水滋潤,村民感受到這是諏訪子向他們施的恩。
神奈子這時也明白為什麼諏訪子的身影總是跟自己重疊──
作為神,其實她們兩人都是期望著一些什麼。
越是因期望而追尋,越變得遙不可及,然後因對於人之子的期望而迷惘、痛苦…
神奈子決定歸還神權,失落的諏訪子卻不感興趣。
她拖著諏訪子來到神殿外──「諏訪姬,難道你聽不到這聲音嗎?」
只見子民捧著澎湃的信仰心來到神殿面前,高呼著諏訪子的神祗。
當日的子民重新為諏訪子鍛造了鐵劍,那天被神風吹散的羈絆彷彿又回到自己手中了──
而神奈子也正式向洩矢王國子民宣佈這國家已經落入她的手,但其實除了國家表面上變成是神奈子統治外其實什麼都沒變。

兩神和好後一直共同管理著這國家。
看著在黃金的稻穗中嬉戲的諏訪子那笑容,她是不是已經得到了一些什麼呢。
神奈子思考著,以後也是否也能靠著自己一己之力得到這樣的「黃金」呢。
不久後洩矢也成了守矢,被稱為神所守護的地方,就這樣人與神一直生活下去…

歲月變遷,然後來到人類依賴可見的科技而捨棄了神的現代──
「哈哈…就像在怪物的肚內一樣呢」

 

上篇算是到此為止,後面幾頁其實算是下篇的內容預告。
下篇一開始是上篇的預告內容稍微倒退一些,節奏比較慢,但重點描寫早苗的母親來本社當風祝以後移居幻想鄉的故事。

時間為天下太平的科技時代,得到科技之力的人類再也不需要依賴神就能過上安定生活。
敬重神的人少了,信仰也開始減少了。
神被忘卻了。
曾經以為神是絕對,然後發現神與人共存,最後才知道神對人來說並非必要的諏訪子,現在已經覺得就算自己消失了也沒所謂了。
作為神的自己在當日那處身在黃金的稻穗時已經結束了,再沒有依戀。
在神社內儘管有著神主唸頌祝詞,但事實上就算神奈子坐在他們面前也無法察覺到。
諏訪子不明白為什麼神奈子還要這麼堅持去當一個神,這世界明明再也不需要神吧。
在街上逛蕩完回到家後的諏訪子才得知現任老神主剛去逝了。
因此要找新的神主到來神社。
當然神奈子也不抱什麼期望,兩神已經很久沒跟人類說話過,畢竟他們都看不到自己。
「如果能來一個風祝就好吧」

正在這時,新的神主來了。
是一名來自守矢分社,看上去不怎樣可靠的風祝女性──東風谷靜香。
神奈子兩人聊著也從神社走出來,未料靜香注意到兩人後立即再鞠躬自我介紹。
兩人驚訝之餘,諏訪子喊著「這風祝是真貨」那麼樂翻天地走到靜香面前。
這時她發現靜香身後的孩子──女孩子高興地自我介紹,她就東風谷早苗了。
看到早苗頭上的青蛙髮飾,諏訪子愣了一下想起當日棄嬰時的事──
「這是以翡翠所造的神器,用這個的話你就能行使神之力」
「明明已經忘記了,為什麼現在──」

回神過來看著問候著自己的早苗,諏訪子被驚醒,想要伸手抱著她…
「這孩子…這孩子是我的──」
然而最後還是忍下來,僅是稱讚了早苗的髮飾很可愛就拋下好奇的早苗,轉身冷淡地離開了。
諏訪子走到神社的一角,她看著自己同一透明的雙手,不久前才說了沒任何依戀,消失了也沒關係的自己,現在卻憤恨地抱著相反的想法──
「不想消失──」

翌日,靜香已準備好在神奈子面前唸頌祝詞。
最終確也不負神奈子所望,靜香頌出了力量相當強大的祝詞。
這強大甚至喚醒了那久遠的日子中,讓神奈子同樣感到震撼的「強大」。
那就是當日在黃金的稻穗中的諏訪子那笑容,以及那片神奈子渴望有天能以一己之力得到的黃金。
──「對吧,原來我還是什麼到沒得到」

諏訪子那邊同樣毫無進展,對於不時跟她說話的早苗表現得相當冷淡。
然而在早苗一個人在玩不小心跌到擦傷時,還是忍不住回頭望去──
只見冷淡靜香站在快要哭出來的早苗面前──「早苗,站起來。」
早苗聽到後,立刻忍著淚水勇敢站起身。
靜香看到後立即露出笑容,帶早苗回家貼膠布。
只餘下諏訪子相當落寞地看著這一幕。

回到神社後的早苗出來看到神奈子向她問安,怎料對方卻沒了當初看到她們母女時的熱情,變成冷淡的毫不理睬。
「神她們一定是討厭我了…」
面對二柱因各自的原因而對自己冷淡的早苗如此想著,擦傷後被膠布貼著的傷口似乎也再痛起來。
仰望天上忽然出現的日蝕現像,早苗寂寞又害怕地哭起來大喊找著靜香。
就這樣,在自己生活的這冷寞的神社中,只有溫柔的母親成了早苗唯一的心靈支柱。

在神社內冷漠思考著日蝕為不祥之兆的神奈子忽然被突然來拜訪的神打擾。
她們就是秋神秋靜葉以及秋穰子。
兩人表示為了重見昔日每年豐收的黃金稻穗之海,特意前來向神奈子她們告別──
「我們要去幻想鄉喔」──她們的這句話深植了在神奈子的腦內。


早苗也逐漸長大,靜香仍然在神社當風祝,每天為神奈子唸頌祝詞。
然而神奈子仍舊冷寞,無動於衷──
「力量、信仰都沒有流過來」
「那位風祝的神通力是貨真價實的,那麼的話理由就只有一個」
「那位風祝所敬畏的並不是我」
「因此信仰全都流到那傢伙那裡,那傢伙的神力得到提升了」

「但結果我到現在還是什麼到沒變」
「這樣下去,我就會因為什麼都得不到而消失嗎…」

十年過去了,住在神社的早苗也跟四周的人變熟絡。
步到鳥居門前總是看到諏訪子冷寞看著自己的身影,早苗也開始懂得無視她,但每天放學後還會到神社幫忙。

靜香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終於一天她倒下來。
諏訪子發現事情不對勁,帶著沉重的心情出現在跟同學一起放學的早苗面前,趕快把早苗帶回到神社去。
鏡頭轉到神奈子和倒下的靜香房間內,只見虛弱靜香反覆唸唸有詞。
「這是報應吧…」
「報應?」
「我畢竟是個壞人…為了自己的私利私慾…利用了早苗……」
「利用了早苗是指什麼?」
「…那孩子、早苗…早苗其實不是我的孩子」


靜香開始說起自己的過去──
她本來是守矢分社世襲東風谷家系的孩子,從生出來開始就被作為巫女那樣教育。
每天反覆背頌不熟稔的祝詞受到身為神主的父親痛斥。
靜香對於從孩提時代就不斷向根本不存在的神奉獻空虛信仰的日子感到煩厭,她討厭這個家、這神社,討厭神。
不久後靜香就退了大學離開出走,意外的是父親沒對此有怨言,也許本身父親就沒對自己有多大期望。
她得到了「自由」,離家出走後有新的世界等著自己──她活在這種名為「自由」的逃避中。
然後有一天,在睡覺時聽到孩子的哭聲。
打開門發現一個嬰兒被遺棄在自家門前。
正在靜香一邊湊合著在便利店買了一些奶粉照顧這孩子,一邊考慮著把這孩子交給警察時,她注意到搖籃內那塊青蛙形狀的翠玉,後面刻了一些什麼…
「サナエ…這是這孩子的名字嗎?」
「サナエ…さなえ…早苗…」

孩子聽著靜香的叫喚高興地回應著,聽著孩子的笑聲,靜香流下溫暖的淚…
「被遺棄的孩子」這種境遇彷彿跟現在的自己重疊──
靜香沒有把這孩子交給警察,而有了想要把這孩子撫養成人的使命感。
於是她就這樣跟這名為「早苗」的孩子一起生活下去了。
然後漸漸地,間中還是嬰兒不會說話的早苗身邊有時會響起像曲子那樣的聲音。
起初靜香也沒在意,直到一次靜香抱著早苗碰到那塊翠玉。
翠玉突然發出強光,有些什麼出現在眼前──
那是一隻妖怪,牠表示這孩子其實是神的後裔。
「神、神明?這種東西明明不存在…」
「喔?居然說神明不存在,不過你既然可以看到我(妖怪)」
「這就代表不是不存在,只是你看不到罷」

「神…」「原來是存在的…?」
靜香聯想起小時候的自己,心中下定了某個決心。
再次拾起被自己拋開已久的祝詞唸起來日夜學習。
從認識、了解中獲得自信,自信中獲得力量…靜香感覺到有種神之力也在體內擁出來。
她所追求的風,開始吹起來了──

靜香回到父親的神社,在他面前頌起強大的祝詞。
父親在頌著祝詞的靜香身上看到「那個」,那個被凡人忌諱直接稱呼、高貴強大的存在…
就這樣,靜香在守矢分社獲得了「風祝」的稱號,守矢分社的地位無法被動搖。
直到十年前守矢本社的神主去世,靜香被邀請到本社擔任神主並答應,離開了分社…
而靜香真正所期望的東西,那就是──

「沒錯、我只是想復仇──」
「對捨我而去的父親、家、神社復仇!」
「為此我利用了早苗的不可思議力量」
「我只是個借用了早苗短暫力量的不敬者」
「事實上就連八坂大人你們的姿態映在我眼中也相當模糊,根本就看不見…」

「…最初我真的只打算利用」
「但在我一直養育著那孩子」
「每當那孩子叫我『お母さん』的時候」
「我知道我是一直愛著那孩子的──」
「現在想起來,那孩子說不定是神派來救贖我那荒涼的心…」

門外的諏訪子和早苗正聽著這一切──
「去了,早苗」諏訪子溫柔地如此道。
早苗亦忍不住含淚打開紙門,跑到床上的靜香前。

「早苗…即使你知道這些事還願意叫我媽媽呢…」
「當然吧…媽媽就是我的媽媽喔…」

「啊啊…我看到了…八坂大人的姿態變得清晰多了…」
『靈視能上升,這個人類已經──』
「八坂大人,洩矢大人」
「早苗…早苗就請拜託你們了……」

「-媽媽?」
「在說什麼呢?吶、媽媽!」

「ああ…いい風…」

──東風谷靜香去逝了。
看著痛泣中的早苗諏訪子思考著這結局。
真正擁有神力的是早苗,如果是普通的人類多大的神力也會負荷不著。
再者事實上靜香成為風祝、成為母親,其實是敬重著早苗、愛著早苗。
因此神力並沒流到神奈子去,更沒有流到諏訪子那邊,而是流到早苗那裡。
早苗的神力才因為這樣也不斷被提升。

「總而言之,神是吞噬人的生命而活著…嗎」


事件過後,守矢神社舉行了靜香葬禮。
早苗的心情也開始平伏下來,並且認真地提出要繼承當守矢的風祝。
然而神奈子卻表示她決定要去幻想鄉了。
「幻想鄉是聚集被遺忘之物的地方」
「如今這時代,我們神祗們也早已被人類所遺忘了」
「我們再也不能在這地方生活下去」
「所以才去幻想鄉」
「為了活下去」

「…我也要去」
「什、」
「別說這種蠢話!」
「去幻想鄉的話就意味著要被這世界忘卻!」
「變成在這個世界沒有存在過的事!」
「被斷絕!以後再回不到來!」

「為了活下去!」
「我也是為了活下去才要去!我只能作為一個風祝而存在!」

「…真的決定要去嗎」
「…那麼做好今晚出發的準備了。」
「諏訪子你也去考慮一下吧」


『我只能作為一個風祝而存在』諏訪子很清楚這句話背後的意思。
對於早苗來說靜香就是她在這世界的全部了。
在靜香已逝的現在,早苗除了為了確保自我而踏上跟靜香一樣的路、與她同化外,再別無他法。
無論多麼孤獨、多麼寂寞。
再這樣下去的話,或者早苗的「自我」永遠都不會來訪她的心。
然而已經有了覺悟了,把一切都賭在幻想鄉之上吧。
或者現在那不完整的自己什麼到做不到,又或者去了幻想鄉什麼都沒改變。
但這個世界已經再沒有把早苗從她的心鎖解放出來的方法了。

於是就在今夜,三人決定把守矢神社連同湖一起移局到幻想鄉去──
「…媽媽的話,應該不會忘記我吧?」

接下來沒交代搬到幻想鄉後安頓的情況,直接跳到上篇開卷前一些的部分──
映在受到重創的早苗眼前的是,懸浮在空中絲毫無損的靈夢。

 

時間點是風神錄5、6面,連跟魔理沙在一邊觀戰的神奈子也能感受到靈夢的強大。
看著天上的靈夢,受傷的早苗意志再次被削弱。
人會飛在幻想鄉就像理所當然,想起了當日跌倒的事,被二柱冷落後看到日蝕,哭著說很可怕回到唯一的母親懷裡那自己…
來到幻想鄉的自己結果還是什麼都沒改變,這樣下去的話──

「站起來,早苗」
同樣的說話傳到自己耳內,眼前出現了彷彿昔日母親的身影。

「媽媽…?」
看清楚後,站在自己面對的是諏訪子。

「洩矢大人…」

「站起來」
「站起來戰鬥吧,早苗」
「來、快站起來吧,早苗」
「受了傷很痛吧、強大的敵人很可怕對吧」
「但是戰鬥吧早苗!不是為了神社和我們」
「而是為了、讓你自己得到些什麼而戰鬥!」


「怎麼了?監護人也出來了麼?」
「玩過家家遊戲可是沒所謂,不過彈幕遊戲就稍微給我──」

「呃!」

「『遊戲』?你竟然說這是『遊戲』!?」
「你根本不知道、你明明什麼都不知道!」

「等、搞什麼啦!至少給我守一下規則!」

奮起反抗的早苗直接身體力行攻擊停在自己面前的靈夢。
這下輪到靈夢擔憂了,如魔理沙所言,作為調和人類和妖怪維護幻想鄉平衡的博麗巫女是不能殺人類的。
因此面對現在直接攻擊威脅到自己的早苗,不能對此攻擊靈夢處境更為危險。
然而早苗過於難纏靈夢也再不客氣使出夢想封印──不能殺的話就打成廢人好了。
正在千鈞一髮之際,諏訪子擋在早苗面前保護了她。
看著諏訪子的身影,意識薄弱的早苗回想著…
難不成這人一直在一旁守護著自己嗎。
因為自己的境遇而一直自我封閉沒理會他們,但諏訪子卻會來鼓舞自己、神奈子也帶著自己來到幻想鄉一同生活。

「啊啊…我果然還是擁有些什麼吧」


鐵劍再次碎裂,但已經足夠了──
靈夢離開後諏訪子抱著早苗,回想起就在剛才早苗叫了自己一聲母親。
這樣就足夠了,她抱著昏過去早苗喜極而泣…

眼看事件和平落幕,神奈子表示這時應該要跟剛才一直在身邊閒聊的魔理沙一戰。
魔理沙卻說看起來神奈子他們不像壞人,靈夢也走掉異變也算平息了,因而回絕。
只不過剛放下包袱的諏訪子卻渴望能跟身為人類的魔理沙全心全意地大鬧一番,對方這次倒是奉倍到底。
最後文也來串個場,表示今後天狗們也容許他們在這山上居住。
神奈子回到神殿內後就是接著上篇開卷的一幕──
諏訪子和魔理沙打過彈幕後高興地回到家內。
「你啊,是碰到什麼好事嗎」
諏訪子那意味深長的笑容,以及神奈子的回憶,經過漫長故事也在此作出完美的呼應解答…

「諏訪子,你現在應該已經得到了什麼吧」
「但我還是──」
沉思著過去的神奈子被早苗的敲門聲打斷。

「真的非常抱歉」
「因為我的力量不足使得那兩人進入了守矢的範圍…」

看著早苗向自己如此低頭道歉,神奈子內心感到驚訝。
這少女本應該是沒怎樣考慮她們二柱的事,而僅是只竭力為自己的事打拚而已。
她看著這向自己低頭道歉的早苗,心想對她也非不是一個可造之材吧。
沒錯,改變了。
來了幻想鄉後直到現在果然是有著什麼細微的改變吧。
如之前諏訪子那表情,儘管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她一定是得到了什麼而感到滿足吧。
神奈子也開始思考著,自己是否也需要得到些什麼呢。
她看著向自己請過安後離開的早苗她的背影,第一次向盡力守護守矢的她道謝。
早苗想起了過往的事,這一刻彷彿那個世界把她束縛的心鎖亦斷開了。
如釋重負地撲向神奈子大哭起來。
神奈子安撫著早苗,這雙抓著自己哇哇大哭的小手就像當日她沉重地注視那個被諏訪子捨棄的小孩…

就像那天般──今夜仍吹著那陣溫和的風。


跳過兩位作者的後記,那是靜香在世時照顧著熟睡的早苗,一頁小小的後話。

「你真是不可思議的孩子」
「說不定真的是神的孩子呢」
「…有人的孩,也一定有神的孩子吧」
「正因為人之子為人所愛著,神之子為神所愛著」

「人的那份就由我所愛著」

「但願,神也同樣如此愛著你……」

 


かぜなきし 了


-

 

這是一個說述神和人各自追尋著屬於自己的羈絆,不斷看著身邊對方的身影跟自己重疊共鳴的故事。
徬徨於人與神關係之間的諏訪子,總是患得患失的神奈子,失去跟人類一方唯一羈絆的早苗…
這樣的她們最終還是走在一起,但不知何解看完結局後除了感動外,還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只不過跟友人一樣,我並不討厭這種感覺呢。

首先《かぜなきし》說是詳細描寫諏訪子的對人與神的羈絆反覆深思成長的深度故事絕不為過。
說到底羈絆是什麼呢,就是那種煩惱、迷惘、甚至痛恨,卻又終究無法捨棄的東西。
作為傲視一切的諏訪姬,那時候的她根本沒察覺到自己跟人類之間的羈絆,應該說那是多麼微弱的東西。
那是因為她以為人不依賴神就什麼都做不到,把自己一方置身在絕對地位後往往就會忽略對方的重要性。
然而在人不依賴諏訪子就能獨自創造出鐵,以及人把鐵劍獻給自己守護她的國家時,諏訪子才感覺到人類和神的共存關係,於是微弱的羈絆在這種領悟下又加強一層了。
當神奈子侵略自己的國家,看著子民給自己打造鐵、那羈絆碎裂後,諏訪子卻跟一設描寫的一樣失去戰意,甚至沒有拯救自己子民。
僅是在自己的國家徘徊──
這麼「自由」的她,這時究竟在想什麼呢。
看著那小小諏訪姬身影,這時她不再被麻木的神權掩蓋雙眼,那時的自己儘管是神,卻是這樣獨立,自由得跟被拋棄的孩子一樣。
跟人類的羈絆讓諏訪子感到充實,他找到作為神跟地上的某些東西的聯繫。
但這卻被神奈子「吹散」了。

神奈子事實上也是一樣。
在故事中不難看得出,她說過最多的話是「得到些什麼」。
作為大和神實力強大的神奈子,究竟想要得到些什麼,她又為什麼這麼在乎自己得不到這些她自己也說不清楚是什麼的東西呢。
原來在神不了解自己跟人類的羈絆的時候,軍神也會顯得如此空虛、如此患得患失。
我想神奈子追求的就是羈絆,跟人類的深刻羈絆,跟人類一同在豐盛的時代一起活下去的充實,就像多次在她眼中浮現的那片黃金稻穗之海。,
甚至暗下決心終有一天要以一己之力得到這片黃金,這就是為什麼她覺得諏訪子的身影跟自己重疊。

諏訪子誕下跟人類所生的孩子,聽著嬰兒的泣聲拚命回頭跑遠那幕實在令人動容。
這一次諏訪子跟人類之間除了擁有了人與神的羈絆,還多鑲了一層無法斬斷的血脈羈絆。
因追尋而煩惱、因期望而失望,卻還是無法捨棄。
「人之子為人所愛著,神之子為神所愛著」這句意味深長的說話在這時候第一次出現了。
而正巧又因為這血脈羈絆,使諏訪子跟人類的羈絆重新建立起來了。
大概神奈子看著諏訪子稻穗叢中展露的那笑容時所嚮往的就是這種東西。


在上篇仔細描寫過遠古人與神的羈絆且漸漸帶出諏訪子血脈羈絆後,下篇開始就是早苗和靜香的故事。
篇幅一開始時彷彿人與神的羈絆又回到上篇開始時的微弱般原點──
不同的是,在現今的科技時代,這次擁有「絕對」力量的是人類,因此輪到神要被忘卻。
又或者要等到人類自己去領悟回過往跟神的羈絆。
經過時間的洗禮,諏訪子也開始忘卻那血脈羈絆,豁達地覺得失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畢竟自己已經擁有過了。
所以她不會懂神奈子,她不懂為什麼好勝的神奈子還要執著存在在這個再也不需要神的世界。
──那因為神奈子到現在仍認為自己什麼都得不到,而很明顯她不想抱著這種什麼都得不到的遺憾下,就這樣消失。
毫無轉機之下秋神告別前往幻想鄉這段插曲,成為了神奈子心底裡的最後防線和誘惑。
在新神主靜香的來臨給了神奈子一個虛假的希望後,理所當然她再也不寄望在這世界找到她想要的東西吧。

跟早苗的邂逅亦馬上讓諏訪子想起那血脈的羈絆,這次已經強烈得甚至讓她再也不想消失了。
然而這次她卻選擇對早苗冷淡,這次的冷淡卻又默默守護或者稍微跟之前懷著孩子,思考煩惱矛盾於跟人類的關係時的自己有所重疊。
接下來的諏訪子在面對早苗時一直掙扎、抑壓自己不能跟她相認。
神奈子卻又因為靜香過去的關係,根本得不到信仰、神力也無法提升。
因此也變得對靜香母女冷眼旁觀。

於是當把重點放回還是孩子的早苗身上,自然能明白因為十年來也一直受到二柱的冷落,她跟神的羈絆事實上並不是這麼深厚。
但或者早苗本身還跟諏訪子有著斬不斷的血脈相連,靜香的過去同時說明了早苗跟神的羈絆始終深厚。

關於靜香這角色我暫且還沒深入考據,或者暫時把她作為普通的原創角色來談論。
在早苗被神冷落之時,靜香作為人類一方的母親角色與早苗建立著深厚的母子羈絆。
在死前的懺悔訴說著自己的過去──
或者靜香這角色是近這些年代神社相關族系孩子的心境部分寫照。
在這個神被大部分人忘卻的年代,自己的家族卻仍手執此種「迷信」不棄。
事實上除了所謂家族和傳統外,信仰心逐漸喪失的現在,作為神主的父親也看不見神的身影。
更別說是年輕的靜香,因此只對頌詞這看似無意義又空虛的行為感到反感,更恨迫她做這些事的父親,恨自己出生於東風谷這家族。
甚至離家出走父親也毫不挽留,靜香更進一步肯定自己對於父親來說是不被期望,對於自己的家族來說是不被需要。
名為「自由」的逃避,靜香如此形容離家後獨自生活的自己。
這難道不像當日被神奈子吹散自己與人類的羈絆後,一個人在國家漫無目的地徘徊的諏訪子嗎──
然後很自然地,「被捨棄的孩子」──靜香跟被遺棄的早苗身影重疊了,然後產生把她撫養成人的使命感。

因為從對方的身上看到自己的身影而產生憐憫,進行付出和幫助。
無論是神奈子對諏訪子,還是靜香對早苗,這故事假如沒有這種憐憫和溫情本來就無法如此巧妙交織出來。

靜香告白自己是為了復仇利用了早苗。
得知神原來是存在時,這種難忘的親身體驗給予了靜香比任何人都堅固的信仰,並轉化為力量當上現世的風祝。
回到過去被拋棄的家,讓拋棄自己的父親也不得不跪倒自己面前。
在自家的守矢分社當上地位無法動搖的風祝後,再拋棄自家的分社來到現在的本社。
但至此,即使說是利用,事實上還是作為母親深愛著早苗。
這點就足夠了,早苗也沒有不原諒自己母親的理由。

於是三人在事件過後決定移居幻想鄉。
如果說剛剛靜香的逝去讓早苗切斷了跟人類一方的羈絆,而跟神的羈絆卻因二柱的冷淡薄弱得無法被她所察覺。
那麼早苗或者真的名符其實又變回被捨棄的孩子吧。

然而在接近尾聲跟靈夢的一戰,終於為這從久遠的過去埋藏多年也沒正式相認的血脈打出一個缺口。
對諏訪子來說,早苗因為產生錯覺而喊了她一聲「お母さん」,就足夠充實了從過去連人與神的關係也無法挽留的空虛,也抵銷了十年來在早苗面前裝作冷淡、抑壓自己的苦惱。
而對於早苗,她也開始逐漸找回本來自己與生俱來,與神、與諏訪子的羈絆。
至於這羈絆以後會怎樣累積加深,而神奈子在來了幻想鄉看到變化的希望後,會否找到自己想得到的東西──這些都是《かぜなきし》之後的故事了。

看到這裡,我本來心中有陣難以言喻的感受,大概夾雜了一點那種不舒服的感覺。
因為這次故事跟以往我所看的守矢一家過去話都很不同。
光是故事中各種大膽構思的情節,對於三位主角關係的定位也很不一樣,或者這點後面再談。
羈絆這詞從來沒在故事中出現,卻又如此清晰而有條理地浮現在我們眼前…卻難以解釋。
但當還在回味故事而想匆匆翻去後話後,我才決定寫這篇讀後感。
或者讀這本子的過程中有不少讓我忐忑、悸動的地方,但真正讓我感動充實的,是最後靜香獨白的這一頁的最後一句──
「正因為人之子為人所愛著,神之子為神所愛著」
「人的那份就由我所愛著」
「但願,神也同樣如此愛著你……」

我想這大概就是貫穿《かぜなきし》整部作品的中心。
早苗這位故事中期才出現的角色,甚至未到最後也沒什麼表現。
但是作為人與神之間、如此特殊的孩子,看似孤獨、自我封閉的她是被很多人所愛著。
即使將來神再拋棄人類,或是人類再拋棄神──這些都跟早苗再沒關係。
因為作為神的諏訪子甚至神奈子會愛著她的孩子、這人類,而日後早苗亦會作為人類愛著神。
儘管只是假想一下,這不是很完美的結局嗎。
──只望今天的守矢,也吹著這陣柔和的風。

 


最後在nagare和ほた的後記對話也爆了不少有趣的事。
負責故事的是nagare,旁白的筆力極為一針見血。
整體來說故事中不少地方也非常狗血,例如說諏訪子被侵犯、靜香的過去等。
ほた純熟的分鏡推動整個故事張力十足,儘管節奏安排恰到好處。
有讓人喘不過來的壓迫,卻也不算在趕劇情。
此外各種背景為了強調是現代也看得出比上篇更為仔細。

ほた也說了似乎nagare是負責台詞和分鏡,本來只預定72P左右卻超了很多。
另一方面nagare也說了這次的主題是很簡單的「失去些什麼的同時,也得到些什麼」以及「愛」。
《かぜなきし》對應守矢三人其實有不同的寫法,因此刻意保留了平假名──
在上卷,諏訪子的心之風正在啜泣是「風泣きし」;
神奈子無法看清自己前路的方向則為「風無きし」;
最後作為風祝,早苗的慟哭則是「風哭きし」這樣。

之前談過這部作品跟之前看過同樣是嚴肅向的守矢過去話有很不一樣的感覺。
守矢二柱過去話最深刻的則是ホットドックチャック的《忘却旋律カミガミの興神曲》。
非常短的本子,卻很令人深刻。
至於印象較深刻的兩部長篇作品,DEMOUR402的《客星は汀に惑う》、めるくまある的三本守矢系列。
雖然都是描寫前往幻想鄉前的守矢,早苗和二柱都非常熟稔,感情也像家人一樣好。
但這本很明顯就跟這走向唱反調,早苗反而是受到冷落。
三人都有各自的心結,不如一般守矢「家」的感覺。
《客星は汀に惑う》就是這樣的作品,三人事事為了對方的抉擇而戰鬥起來。
這部的最終話似乎也是非常出色的守矢家過去話本,在此深切期待。
然而或者就是因為《かぜなきし》這種與別不同,儘管看過這些作品後卻只想要寫這部作品的詳細讀後感吧。

《かぜなきし》確是我心目中的神作級數的東方同人作品。
無論某些情節和內容或者會受到某些爭議,某些地方可能跟官設不相接,這些都不影響我對這部作品作為同人故事的評價。
ほた的作畫這次也算是沒得挑了,比較遺憾的是可能因為nagare也份負責分鏡或戰鬥場面不多,某些比較有ほた個人特色的出格分鏡或是震撼場面沒怎樣看到。
nagare的故事是一直很不錯,自己也有畫漫畫,不過畫力就比較(ry
能看到兩位創作者如此發揮各自的才幹合作創作出這作品,在下已經非常滿足了。
感謝神主給東方風神錄這作品的設定。
也不得不說,這部作品又讓我對守矢家的好感度上升不少(笑)
希望有機會的話,能入手《かぜなきし》的兩本實體本收藏。


最後在此推薦這部分給喜歡守矢一家,或僅是想看一些感人的東方同人故事的同好。
當然一如既往的前提是,你有寬容的心去接受各種東方二次設定。

 


-


本來是想貼一些本子內的圖,不過想說等下篇的圖源出來後一次過再弄。
這次所以能看到下篇要感謝月狂,雖然不可能有掃本這樣麼清晰,但能放大足夠看到每一句話有餘。
假如只想先賭為快的,請自便……
上篇下篇喵玉那邊的掃本原文,未剪裁版


那麼這篇作為本年第一篇更新的網誌在下也滿足了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