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いんなら、帰れ!
  • 587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6 - おまけ/模子

===================================


 

おまけ/模子

 


- Memories -

 

 


還記得那一天──

 

同樣是那麼熟悉的黃昏,放學後並肩走在遍地楓葉的路上。

飄散於空中的紅色楓葉,在黃昏的光線照射下色彩更為鮮艷,就像火花一樣──

像妳那樣子──

妳經常把自己比喻成火焰,從前我真的一點都不懂呢。

雖然待在妳身邊的確會變得溫暖,只不過這亦不足以構成理由吧。

平日的妹紅如此沉默寡言,有時也會壞心眼捉弄我…

儘管不常看到卻也有溫和的一面,這樣的人會用火焰比喻自己嗎?


每當我問妳為什麼的時候,妳只是笑了笑。


『因為我就是火焰吧,這個沒什麼好質疑的。』


答得如此理所當然,然而亦更讓人猜不透──

我沒辦法理解,妳就老是喜歡說這種難懂的說話……


『因為感覺在學校的慧音總是什麼都知道似的,所以偶爾我也想看看妳困惑的樣子吧。』

有點半真半假的,很享受地說著。


──我才不是什麼都知道啦。


完全猜不透,妳的那眼神。

在妳看著我的時候,我倆四目交投的時候──

即使妳的瞳中映入自己的身影,但我卻覺得妳並不是在看著我。

妳是在凝視著──我身後的一些什麼……複數的、重疊的、數不清的。


很詭異的感覺呢,明明是被看著但又不是。

就像自己站立在一個人面前卻被那人無視,把彷彿不存在的自己當成空氣般穿過去。


起初我無法習慣那種目光覺得很不舒服,有好幾次甚至別過頭或是轉個面、看看我身後是否有些什麼在──

幸好妳以為我只是害羞,說了幾句話捉弄我並沒在意。

後來我也逐漸習慣下來,純粹地正視妳的目光。

其實那眼神是很溫柔的,只是太令我費解而已。


妳在我的瞳中究竟看到什麼?

我在妳的眼裡又是什麼樣子?


我無法理解妳所看到的世界、妳所看到的自己──


那距離不管我多麼努力去找辦法亦根本不曉得要怎樣填補……這樣很不公平呢。

每當凝視妳的時候,只能看到妳以「藤原妹紅」這姿態呈現在我面前的一副軀殼。

赤色深邃的瞳,與年輕不相稱的銀白色長髮,有點瘦弱蒼白的肌膚……

這跟什麼都看不到沒分別──與妳對視的我就像一個瞎子。


可以告訴我,這時妳正在想什麼嗎…?

我也想要看見妳眼中所反映的那世界,我想更多地了解關於妳的事──

 

 


那一天,妳對我說了一些童話般神往、卻又匪夷所思的說話。

那是,關於妳的過去──

 

從學校回到孤兒院的宿舍的後園,那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和式的宅第的設計佈局,橡木打造的古舊走廊以及紙屏門……

據說從前是一間小神社,現在荒廢後學校用來整藏舊書以及堆放孤兒院的雜物。

這地方很適合我呢,可以在寧靜的環境下處理雜務之類。

偶爾也可以看看書,雖然說是太舊丟掉的,其實間中還能挖到不少寶的──

工作累了便泡好茶、拿些茶點,依在打開的紙屏縫緣一旁休息。


那天的休息時間,妳也偶然地──可能不是偶然,把我從後一把拉入背靠坐在屏縫緣的妳懷裡。

開始時總會稍微掙扎的自己,久而久之亦覺得再沒用處了。

變得漸漸不怎樣抗拒,甚至開始習慣那溫度不願離開……

但我不喜歡這樣,難道我亦墮落了嗎?

正當我時在納悶這點順便想責備妳自重一些的時候,那眼神又再次出現了──


『慧音對我從前的事有興趣嗎?』

又來了,那種彷彿把我的想法完全看透的眼神。


『不想多了解我一下麼?』

──不…只不過從前的事是指?


『認識慧音之前,到來這所學校前,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那到底有多久?

 

她少有帶點溫和地笑著,自顧自說著自己的「過去」──


印象最明晰時的她,生活在很久以前的古代,由於活得太久了她也記不起那個準確來說是什麼時候。

那地方擁有最自然的生態最稀有的物種,還存在一些奇奇怪怪的人類和妖怪。

而且還有很多奇妙的經歷,久不來臨的春天、永無止境的黑夜、四季之花同時盛放的花海……

但這地方總是慈悲寬宏地容納所有的人

──就像世外桃源、幻想之境。


在那地方她第一次發掘出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最適合她的日常。

從那時開始,她的身邊離不開兩個奇妙的人──

一位是永恆而不可或缺的宿敵,另一位是短暫且離離合合的摯友。

宿敵跟她一樣,是個活了很久、甚至比自己活得更久的人。

剪不清理還亂的關係,絲毫沒違和感的深厚羈絆──

只要宿敵存在,她就感覺到自身存在的實感,讓那被長生磨鈍的心靈變得尖銳耀目。

摯友則是位無論何時都讓她感到安心、溫柔的存在。

然而對方的壽命相比於自己卻是如此短暫,彷如過眼雲煙──

人的劣根性就是越難得到的越是想要,或許是第一個打從心底渴望永遠待在她身邊的人。

那是一位在私墊當教師的少女,妹紅和那位少女就這樣一直相處下來──

 

她帶回一絲緬懷的眼神淡淡地告訴我。


那時候的她,還曾經有過這樣的一面──

總是面帶笑容,率直地說出自己的心情。

坦白地斥責對方說自己在擔心她,真誠地說出喜歡對方的說話。

憤怒時就毫不保留表現出來,高興時便開懷大聲笑出來,困擾煩惱都寫在臉上讓對方一眼看穿。

那就像火焰一樣,溫暖又危險。

耀眼奪目的生命,燃燒自我的同時帶著內斂與不羈──

 

──但那個與我現在認識的妳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吧?

 

『因為行不通吧。』

靜靜地──


因為行不通吧,她又這樣重覆了一次。

 

這麼可愛的兩人。

那位懂得世故且博學多聞的教師少女,看上去感覺比妹紅成熟許多。

總是衝動行事又愛鬧小孩脾氣的自己,事實卻比那位少女更為年長。

由於捨棄了與人類同等的壽命而更成熟卻也更孤獨了。

擁有不同時間的兩個人走在一起──


那個人永遠比自己早一步離開,但她沒放棄。

擁有無限壽命的她不斷尋找著那個人的影子──與她的宿敵一起尋找。

每逢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終究亦讓她找到,然後她就跟那個人一起。

結局總是一樣的,眼睜睜看著那個人離她而去。


很多很多次,無數的、重疊的、數不清的──

究竟相遇了多少次,又離別了多少次?


一次又一次的「邂逅」,碰面不止是摯友還必定會碰回宿敵。

但她是打從心底裡慶幸吧,自己像個傻子那般追著兩個人的尾巴跑。


下次再遇到那個人時,要怎樣面對她?

很累啊,太累了。


總是面帶笑容,率直地說出自己的心情。

坦白地斥責對方說自己在擔心她,真誠地說出喜歡對方的說話……

 

已經行不通了,再也做不到。

回不到去從前吧,回不到那個時候。


她再不去找任何一個了。


但那兩個人卻總會每過一段時間,與自己在莫名奇妙不同的場合、身份、時間「邂逅」。

如詛咒一樣,環繞著自己、揮之不去的兩個人──根本用不著她去尋找。

彷彿受到詛咒的日常。

 

所以,下次再遇到那個人時,要怎樣面對她?

該以什麼方式與她們、以後的她們生活下去?


要把那個人視之不見嗎?讓她平凡地過她自己生活?

要在一旁靜靜守護,看著她與某個人白頭偕老嗎?

要做些什麼?祝福麼?

不再干涉她的生活如何?可以只當朋友?

或許當一個照顧她的長輩?像她之前照顧自己的樣子…

但若然像上一次那樣愛上她的話,要怎麼辦?


每次都猶豫了,正要靜下來去關起自己想下一個對策方案時──

 

『這次,妳又出現在我面前吧。』

──我不懂。


『有多難懂啊。』

──明明我們是第一次認識吧?為什麼我沒有妳說的那些記憶?
  難道是輪迴嗎?我怎麼不知道妳信仰輪迴之說?


『嘛嘛…我不說過嗎?因為妳……』

──…其實妳是想跟我說,認識我之前亦有女朋友之類…
  而且她比我好上太多倍,又不好意思開口對吧?


『哎…為什麼妳會這樣理解的?』

──真抱歉呢,妹紅用不著向我交代這些事。我又不是妹紅的什麼人……


『……果然不相信我吧。』


是不是說得有點過呢…?

看著她的落寞稍微有點愧疚,以如此認真的眼神說著方天夜譚的說話──

她是不是,連現實與夢境都分不清?

但我卻如此想要相信她說的所有。

而且這樣或許也能解釋,她一直以來看著我時那眼神的意義。

只不過,為什麼胸口會這樣郁悶呢……


──那個人…妳第一次認識的那位女教師,是個怎樣的人?
  呃、我的意思是,我跟她妳對誰比較……唔……

雖然在否認,我竟然有點開始羨慕那位唯一讓妹紅率直對待過的教師少女…


『在說什麼啦,妳不就是她嗎?連名字也一定是一樣吧。』

──咦…?

我快跟不上她的跳躍式思維了…但為什麼突然有不好的預感?


『妳就是那個人吧,從「模子」倒出來的一樣…』

──大概是人有相似吧…不要亂對別人的事作這麼超展開的想像好嗎…


以現實些的想法來說雖然想法很老套,但我開始覺得自己就像是…妹紅找來當那位女教師的代替品這樣。

而且說不定我已經不是第一個…?

 

她再次讓我對上她的瞳──

或許我已經明白那眼神會流露出滄桑和憔悴的意味了。

但穿過自己身後,彷彿目前的自己被視而不見的視線讓我更不安……

是不是直到哪一天我「再次」與妳離別以後,自己才能真正出現在妳的視線之內,成為回憶…?

只是我很清楚──無論結果如何,那視線盡頭,妳所凝視的那一端…仍然是那個人吧。

因為我們都只是從模子倒出來,擁有某些與她很相似的地方而已……


她似乎察覺到我有點不妥。

正當我想收拾心情時說幾句話時,她卻像以往一樣無預警下湊到我的面前……

 

 

『模子啊,不是指妳說的那種模子吧。』

──極近距離的呼吸聲,夾雜著意味深長的語氣。

 

 


『模子,已經連同理想國一起被毀滅──回不去了吧。』

 

 

在那之後,她就再沒向我提起過這話題了。







=====================================================


嗯,大概就是這樣。
涉及這系列的世界觀設定,不保證裡頭沒誤導成分w


模子指的是什麼,其實算得上是系列的主題…
跟虫子聊的時候提到彷彿是平行世界校園生活的這系列,為什麼角色的身上卻還有幻想鄉的感覺。
那很簡單吧,因為這系列本來預定就不是完全獨立出來的世界觀(ry
對於幻想鄉來說,外界成為了幻想的事物便會被收納在這地方。
那麼對於外界來說,幻想鄉就是一個存在著自己所希冀、所渴望歸屬,存在著「sehnsucht」的地方吧。


的確我就依著這套哲學、這感覺去寫出來。
小說中的每個角色心底都存在著某種渴望,這些渴望均被他們用表面無法理解的行動掩飾起來。
只不過她們的共同點就是,那渴望並非是單純虛構出來的sehnsucht。
sehnsucht存在的那地方,幸運地,確實有著被現在的她們所遺忘的「模子」……


或者現在說了這樣一大堆比較抽象,希望以後有機會以小說的形式呈現出來。
那麼,感謝看到這裡(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