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庫03號

關於部落格
無いんなら、帰れ!
  • 580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5.5 - 續 - 日常/翌日

=====================================================================





我從來無法瞭解,妳們所看到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這一天,仍是一如既往。


目前正在處於極為無聊的數學課地獄。

每逢到這一課我肯定會翹掉,因為我討厭那位講台上的老師,且相信她亦一樣看我這邊不順眼。

但說到數學成績,持續翹課的我一樣有拿到超過平均分十至二十分以上的本事,所以她亦拿我沒辦法。

只是假如說自己最喜歡的科目的是什麼,我大概會回答是語文課或是電腦課吧?

 

自己的座位正在整個教室後方最左近窗的單座位角落,於這位置對角的則是教室門口。

從這裡眺望出窗外去…

本來暗淡的天空亦為烏雲所蓋,下方的小鎮則受迷霧籠罩隔下一層朦朧的薄紗。

天地被劃分成黑白二色,而在三樓教室這邊的高度看出去彷彿自己正處於黑與白的分界。

分界的中央像是兩者交合般曖昧的灰色,反而有種很浪漫的感覺。

連接天地的是一場帶點抑鬱的雨──

 

「──藤原同學,這道題下次問妳時再不會解就必須要執行傳統處罰方法啊。」

老師的一句冷酷的說話把我的注意拉回班上去。

視線掃過班上,一個身影突兀地在接近教室坐座位排的正中位置站了起來。

真丟臉的傢伙呢……


『…那個是啥啊?』

「拿著水桶在走廊罰站。」

老師的額上似乎長出青筋來,班上一陣哄堂大笑。

妹紅則是一副毫不在乎的德性大方地坐回座位上。


的而且確她這樣子總是不禁讓人想嘲笑,最好可以狠狠當著她面嘲笑一番──

嘲笑比可憐她要好。

因為妹紅寧願接受嘲笑亦不願被可憐,從小到大她總是如此反感厭惡自己被她人所同情…

有時我會在想,一個這樣的人為什麼會──


──哎呀呀,終於察覺看過來這邊了。


把課本豎直放在班桌上擋著臉轉頭過來帶點抱怨的眼神瞪著我看。

──『還不是因為妳這傢伙突然要我來上課的什麼,本來我可打算翹掉吧!』

唇語,那是我倆熟悉溝通的方法之一。


──「我說啦,妳用這麼拙劣的掩飾方法肯定瞞不過站在講台上那傢伙喔。」

我亦稍微豎起課本借此剛好遮檔需要開合交流的唇。


──『等著瞧,下次就那傢伙就會點妳名吧。』

也非不可能啦,畢竟經常只翹數學課的我竟然與幾乎從開學都從沒在數學課報到的妹紅一同出現。

老師想要趁機一次過報復我倆也不是不能理解。


──「妳給我安啦…」

數學的話還是對自己有信心的,我跟妳這不良可不一樣喔。


──『那到底是什麼事啊,怎麼非得要……』

 

「咳、咳…!」


……嘛嘛,老師這下咳聲似乎大到可以咳出血來了。

下一秒她就盯著我們兩個看,害得班上有些同學亦察覺到我倆的交流。


妹紅嘆了口氣,朝我這邊拋了眼色要我給她答案。

我在手邊拿起數學筆記撕下一張紙,以課本作擋著前方視線微微舉高讓她看到這動作。

──字條聯絡了。

最明顯不過的暗示。

她看到後也把課本平放回桌上,左手托著臉頰低著頭假裝專心聽課…當然也可能在打瞌睡。

 

我也再沒看她,同時也放下課本看著手上剛撕下的紙張。

隨手拿起原子筆邊放在指間轉著玩,邊思量該要寫些什麼──


從早上開始就拿不定主意。

今天確不是我跟她相約在保健室見面的日子。

平時來說我倆一星期最多會見面兩次,通常在那時候我會代替永琳幫她做簡單的檢查,然後給她這一星期的藥。

除了交下藥的星期一外,其餘另一天的約見日子每個月、每星期規律都是不一樣。

通常是她決定的,那天的見面與檢查無關,純粹是隨性約出來保健室,然後──


只不過,今早永琳突然交代了我今天將要給她新藥。

她就像平日那樣,冷淡告訴我換藥的原因,當我多問幾句後她就盯著我暗示別追問下去…

最近她都是這樣子,於是亦沒理睬她……但知道藥效後我猶疑了。


藥──讓給她真的好嗎?

 

決定不下,早上我倆都沒有單獨的機會。

在學校,我們是公認的敵對關係。

像是剛才那樣的交流,其他人亦只會把那視作我倆正在互相挑釁。

為了保持這關係不讓其他人猜疑,獨處的時間免得過就免了。

擁有學生身份的我在學校期間給人的形象,大概是身邊總圍繞著朋友以及同校兩位忠實家臣的千金小姐。

而她則是個我行我素獨來獨往,間中給訓導主任捉住訓話、身邊會有一兩個奇怪朋友的不良學生…

嘛,雖然最近傳言跟委員長走很近──這種事還是問當事人吧。


秘密相約見面日子,一般會是上課前以特定方式通知對方。

但這次需要時間認真考慮,再說永琳給她交代什麼對我來說已經再沒重視的必要。

因為──

 


想到這裡,視線不經意從紙上移向稍微斜右前方的妹紅身上…

──發現她仍然定型在左手放在桌上託著臉頰的姿勢,視線有點鬼祟地停在相隔一行班座位通道在她正右方的慧音身上。


慧音她似乎沒察覺,只是專心寫著筆記。

偶爾把垂下來礙著視野的髮絲低調撥起夾在耳側後,認真盯著課本或是黑板思考──

也對,的確很難想像這麼乖巧文靜的委員長,會跟那什麼冷傲沉默的不良學生有什麼來往嘛……

那傢伙倒是看著人家有點太著迷了,著迷到讓我稍有妒意呢。


既然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吧──

握定一直舞動在指間的原子筆,在紙上寫了一句話。

然後把紙張小心對摺兩次,悄悄塞給坐左邊另一行一位不太熟悉的同學。

「請傳給藤原同學──」

壓下聲線拜託她把紙張轉交給妹紅。


我留意著字條經過每個同學的座位位置。

每位拜託她們傳字條的同學,大概聽到轉達人的名字都會自然反射性朝我這邊看一眼。

這時我便有機會提醒她們避過班上某些八卦分子,傳給下一個該傳的學生。

班上的同學都有著某些共識不會傳給某些人,但這次傳字條的對象卻是兩個平日水火不容的學生…難免惹人好奇。

我看著字條的流向經過了幾行也沒問題,正當交到給最後兩個座位時

字條卻被預定路線以外的某人跨位截下──


「咦、等……!」

我差點沒喊了出來,看著字條被最不該拿的人搶到。

雖然老師並沒發現,但在我附近的幾位同學有點好奇地看了我一下。

我尷尬地拿起筆裝作沒事發生在抄筆記,等她們沒在理會這邊後遠遠監視字條的去向。


搶到字條的人似乎知道是我發出去的。

她朝我這邊晃了一眼,刻意拋下一個幸災樂禍的惡作劇笑容,然後轉頭看著手上的字條。


…果然是水橋同學,這筆帳遲些我再跟妳算。

 

只不過很奇怪,水橋截下平時課上奪來的字條一般會在看了內容後選擇當場撕毀沒收或是向老師告一狀。

但她兩樣都沒做,只是打開看了下字條的內容,東盼西望教室內她附近的同學有沒察覺異常,然後把字條放在抽屜內。

觀察了一陣子她也沒進一步行動後,本來想要鬆一口氣…

因為字條上寫的東西還不算會暴露我跟妹紅的關係。


然而是這時她有了動作。

水橋把我的字條,傳了給右前方剛剛被老師點名在黑板寫下答案後,回到座位上的那學生──


我愣住了,而且清楚看到她的唇上唸出的語句。

──請把字條傳給藤原同學,這是蓬萊山同學給的。

然後就把字條的內容打開塞了給慧音…!

水橋甚至早知道我在監視她似的,刻意在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心中一陣微寒──不禁想像、難道我們三人的關係早被發現嗎?

妹紅就坐在水橋的正前方隔兩個位,為什麼她就不傳給別的人、要等到慧音回來座位後繞路把字條傳給她…?


不,冷靜一點。

說不定真的只是惡作劇…

而且單憑那這樣簡潔平常的一句話,即使是水橋她也不可能知道那針對慧音來說帶有另一層意義吧?

再說上面寫的是事實,我亦不會被抓到把柄…

 


──唉,算了。

即使作出早已被發現的最壞打算,依水橋的性格看來亦只會埋在心裡躲著自己一個勁在妒忌而已…

基本上不怕她到處說出去,本來就不是個什麼受歡迎的人物…除非有可以打擊的對象吧。

…這個說起來,那對象可能就是慧音吧?

只是真的如此也很遺憾,慧音本來就是老被打擊的一方…雖然打擊她的人不是我──

 

自顧自想著時亦無意間看向慧音現在的表情。

字條是被打開傳出去的,內容儘管心底多不想理會也被迫看下來…

僅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請午休前來保健室拿藥」。

 

然後她又像昨天那樣子,低著頭默不作聲。

說實話,我確實對她抱有一絲愧疚感,但眼睛卻沒辦法在她現在這副樣子身上移開…

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呢?

像是觀察某些有趣的化學反應,又像是在欣賞某種稀有珍寶那般目光──

我對她從來沒有存在過恨意,她大概也是一樣……但又好像有什麼不對勁那樣?


過了一會,慧音冷靜地把字條傳給左方的妹紅,而且字條也是打開的。

一句話都沒說,連我的名也沒提及,畢竟已經不需要了──

妹紅那傢伙則是傻頭傻腦地接過字條後才知道曉得發生什麼事。

當然正在想向坐在她自己右邊的那個人解釋之前,對方已經繼續低著頭靜靜抄筆記眼尾都不瞧看妹紅一眼。

噗、這兩個人是搞什麼啦……連反應都這麼易猜,真是的。


接下來,妹紅當然是轉過頭以一副想殺了我且超不耐煩的表情瞪著這邊看要我立即給她解釋。

而我只是不在乎那樣聳了聳肩。

…這傢伙肯定以為把字條傳到慧音那邊是我出的主意吧。

 

──管她想成怎樣都好了,還是到保健室時再解釋。


課堂進行到現在亦幾乎到尾聲了,誇張些說這次是一年內讓我死最多腦細胞的數學課丁點都不過分哎…


這時的自己亦手放桌上托起臉頰,懶洋洋地再往窗外眺去──

雨水依舊連綿不絕打濕校舍下方操場的設施…

國中、國小部的孩子沒準正在抱怨或是哭著鬧彆扭說今天沒體育課上?


想到某個孩子,有點忍不住笑出來了。

 

 

 

 

 

 

 

於是,午休時間──


從口袋掏出備用鎖匙,打開保健室的門。

那是一間純白色的狹小房間,一進門的右方是堆放著亂七八糟文件的書寫桌。

在靠著桌子右側為緊貼牆角的透明玻璃櫃,裡頭放著各種儀器及藥物。

櫃頂也有幾疊不知用來裝什麼的盒子以及封塵的文件。

玻璃櫃旁的便是佔了近這狹房近三分之二闊度的病床。

蓋著白色的床單、毛毯、單薄的紗簾…這是校內規定還是房間「主人」的惡趣味就不得而知了。


一如既往,稍微整頓過後我便坐在床上等著她前來保健室。

通常在這時候會不自覺想著很多的事,但今天卻沒有──

僅是有點打趣地自嘲,現在的自己有點像紅燈區那些不懂自愛的年輕女生,為了丁點錢在房間等著男人跟她上床…

當然,我可不是什麼悲劇女主角。

怎樣說實際情況還是兩回事,對,一直都是如此說服自己。


不曉得什麼時候習慣了,一個人待在這房間胡思亂想時亦會像平日假裝露出歡快的心情,期待某人到來。

於是就變得像現在這樣子──小聲哼著歌,腳稍微擺動地打著拍子,眺出床頭的窗外風景。

就這樣過了一會,保健室的門被打開了──

 

果然是妹紅吧…


『妳這傢伙,寫什麼鬼字條啊…』

她一進來就把掐成一團的字條往我身上丟過來,當然被我輕鬆接著吧。


「要不是沒時間事先通知妳,我才不會上那什麼鬼數學課吧。」

我把掐皺的字條打開,稍微檢查有沒被水橋加工的痕跡。


『即使想約出來,也不用寫這麼腦殘的字條吧!』

「怎麼了,被慧音看到害妳很不爽麼?」

『…這就算了。妳在上面寫了「保健室」不但止還寫了「拿藥」…』

「有問題嗎?」

『妳也不是不知道慧音也清楚我去拿藥的日子是每逢星期一吧?今天都星期四了,還白痴到用拿藥做見面的藉口──』

「所以間接說明,妳今天到保健室『不是來拿藥』的意思嗎,吶?」

『……明知故問。』


不是來拿藥或是檢查,那就是肯定是來密會吧。

事實上我倆私下交往這段時間,慧音似乎很早已經發現。

我亦無意間在私會時晃到她快步經過保健室門外的身影好幾次,相信妹紅也有察覺到。

起初在床上糾纏時被門外的她發現,這傢伙還是會純情地把動作僵硬停下來,或是不自然地說突然沒興致之類。

久而久之,她也再沒理會門外會有什麼人路過了。

真無情呢,雖然我也沒資格說她就是啦。

但現在我看著她為這種事別過面顯得有點生氣的樣子,真的可愛到忍不住讓人多看幾眼呢…


「我叫妳來拿藥是事實喔,拿這東西回去給妳的慧音看就可以作個交代吧?」

在另一邊口袋掏出一個小藥包出來,稍稍搖晃吸引她注意。

『這是什麼…我這星期的藥可還沒吃完吧。』

「丟掉了它,從今天開始吃這個。藥力與藥效是之前的兩倍,不過需要一段時間適應。」

『嘛…給我安了。』

她邊說著邊走到我面前像以往那般把藥包從我手上取走,但這次我卻在她伸手過來前一刻突然把藥包抽起讓她抓個空。


『喂…耍什麼花樣啊妳。』

「嘛,這次藥效這麼強有點不想給妳…」

『…擔心我嗎,不像妳。』

「這樣的話,搶到就是妳的。」

『別開玩笑吧。』

她打算乘我不為意時傾前身子搶掉藥包,結果讓我先一步發現她又撲空了。


「不公平喔。拿到藥妳就能跟慧音交代,那麼在保健室床上妳又打算怎樣跟我交代?」

『這事跟慧音無關吧…!』

她一個勁把我壓倒在床上固定我的左手奪下藥包,然後雙手支撐著身體架在我上方。

我乘機以另一隻手抓著她的領帶向她挑逗。


『……』

「怎麼了?難道一星期三次對妳來說太多嗎?」

『我才不像妳這樣無節操。』

「無節操的是誰心知肚明吧,成熟能幹的班級委員長、校內公認宿敵的優雅千金小姐、可愛活潑的樂團主音學妹……」

『喂喂…最後那個──』

「妳肯定是把自己當成GAL的遊戲主角了,真令人頭痛呢。」

『嘛,竟然連最後那個亦…』

「作為我的交往對象,不查清楚對方底細怎行?」

『嘖…』


說到這裡,我把她的領帶鬆開然後靠上她唇…

 

「才一陣子,沒什麼不好吧?」

『……』


說罷,她亦按捺不下似的俯身吻著我。

舌與舌之間在腔內反覆糾纏,唇瓣為了交合接觸開合不斷。

不稍一會便讓人有迷朦喘不過氣的感覺,慾望作祟使唇與唇的動作激烈得小部分唾液在嘴間溢出。

這傢伙的吻技還真越來越熟練呢,開始覺得有點自愧不如了──


「既然都這樣,也就別浪費吧……」

稍微把吻打斷,開始像以往那樣替她解開襯衣。

這時她也識趣地給喘一下氣,轉移目標撥開散亂的長髮吸吻我的頸項。

我亦習慣這種癢感,迅速給她寬開大部分的衣服。

畢竟做過這麼多次也有不少默契了──


『嘛…也對,反正時間不多。』

由於她不斷把動作加劇,下體亦已開始漸漸發燙。

半昏半醒之下聽到她這樣說後,我亦示意握著她搓弄我胸部的右手,把它移放到腿間的部分…

她也曉得我的意思,乾脆撩起校裙隔著內衣來回揉搓那濕潤的私處。

每一下她的指尖觸碰到那地方,體內的神經彷彿受了刺激一樣如電流通過全身一樣鬆麻。


「快、快一些吧……真是的…」

雖然印象中每次我這樣說,她反而會把頑皮地把步調拖慢吊人癮。

但這次她卻很乾脆把手伸進內衣直接以指尖深入那地方……


「唔…啊……嗄、啊────」

快感一擁而上,甚至感覺到身下穴內擁出的液體彷彿要把她停留在膣內的指尖溶化。

周邊的空氣就像不足夠那樣,大力呼吸著…


『這樣就滿足了?』

她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我私處的前方,打趣地說著。

「有什麼好看…平時被妳摧殘的地方罷……」

『雖然我也不太想在午休弄髒衣服的什麼,不過──』


說罷,她隔著早已濕透溢出黏液的內衣,以舌尖微微黏弄著。

我下意識咬緊下唇盡量不漏出聲音,因為有預感她可能會有更過分的動作。


「什麼味道…?」

『跟上次的一樣,難吃死了。』

「哼…妳這人哎…」


突然有所動作,她把那內衣扯下來──

先往穴中裡頭吹了一口氣再以手指玩弄那地方,身體不禁有點發抖並且自制不了滲擁出更多──

然後她像剛才接吻那樣,用嘴含吸著那張開的花穴……


「妳…呃、唔──」

手握緊床單忍耐著快感,同時亦更用力緊咬下唇不讓氣息漏出來讓她取笑。


──直到她放開那動作,離開那位置。

 

稍微鬆了一口氣,保健室的空氣亦跟以往一樣夾雜著我倆混合的喘息。

她再次來到我的上方,以雙手支撐著身體──

看著我,而我也看著她。


「哎啦,這樣真的好嗎?」

『妳指什麼…』


──看著她那個,還沾滿著我汁液的唇。


「繼續用妳這沾滿我液體的唇,去吻妳如今心想著的那個人──」


『……』


動搖了嗎,看到這裡自己亦不禁想嘲笑她。

妳自己大概快連現實與夢境都分不清?

 

『想我吻妳嗎?』


「別了,妳太骯髒。」

 

語畢,爭取了足夠休息時間後,自己亦有氣力把她一把推開到床的另一邊。

我再沒理會她,把衣服穿好並整理領帶,對著反光的玻璃櫃稍微梳理好長髮。


一切整頓妥當後走到門前扭動門鎖,準備離開之前回頭看了她最後一眼。

發現她還是仰臥在床的另一邊,手背放在額上呆滯地盯著天花思考著什麼似的…

小幅度開合不斷的唇間又像在喃唸些什麼,可惜無法看清楚。

 

我又嘆了口氣──

「再不離開下午的課就要遲到吧。」


然後扭開門鎖,走出純白色的保健室。

 

 

『是嗎,果然我是有點太骯髒吧……』

──房門完美關上的前一刻,隱約聽到這樣的一句話被重覆著。

 

 

 

 


緩緩步行於連接階段巷間走廊上,打算回課室前先去洗手間梳洗一下。

手按在頸側稍微搖頭放鬆胳膊筋骨,卻察覺到頸上有一處尚未消散的紅痕…

──這傢伙習慣真不好。


走著的同時,視野中出現了一個熟悉身影站到教員室門前。

如此微妙的既視感──

 


「午安啊~慧音。」

 

 

 

於是,我們三人繼續在『禁圈』打轉──這如煉獄般的日常。

 

 


- 了 -

 


=============================================




先感謝看到這裡。

於是這篇的主題是「日常」,日常是在下很喜歡的題材之一。
常說缺乏刺激及起跌令人乏味的就是指日常,但它卻是如此堅固又值得回味。

雖然主題寫著是日常,但真正寫的其實是日常的崩壞。
小說內的某些情節存在不起眼的違和點…這些東西跟主線有關,而且它們使得三人的日常逐漸脫軌。
這就像平日我們的日常中亦藏著看不見的暗涌,最後導致熟悉的日常完全崩壞。
儘管反過來想,文中三人現在過著的日常難道就不崩壞麼w

此外這篇一開始想寫的,其實就是妹紅慧音輝夜的三角關係。
《禁圈(HUIS CLOS)》是一部我個人很喜歡的短篇劇本小說,曾在剛好一年前的這篇談及過。
提到要寫三角第一時間就想起這作品。
即使這三人不如劇中三個鬼魂在密室地獄內的人際關係空間那麼狹窄,但心靈上的處境其實相距不遠。
結果在兩個表裡主題的總和後就變成現在這樣子,日常就是她們在煉獄的牢房。
妹紅渴望持續著那麻木的日常,輝夜則抱著某種期待悠然過著蹂躪自我的日常,而慧音卻迫不得已在日常中繼續自欺欺人。
嘛,其實還沒到這麼壞的境況吧,日常也絕對有讓人窩心的事(笑)
最後算是沒結局也沒待續,說白了日常其實就是所謂的無限loop(ry


胡扯完就談回小說吧。

日常搭上這種文風意外寫成了18000字左右。
但其實劇情內容簡單到不行,說的只是…午休的慧音被叫到教員室時發現妹紅和輝夜在保健室玩然後放學到超市碰到夜雀接著回家玩過家家(略)明早上課玩傳字條最後由回到保健室再玩……多麼充實的日常w
也可以想像,他們幾乎都是如此充實地過著每一天(ry
前面寫起來也頗好玩,就像是妹紅領著慧音結果碰到跟自己有不少交往的其他情人這樣(拖

另外在小說中偶然讀到一些莫名奇妙或看不懂的句子可能是主線相關劇透。
因為經常打錯字,所以請了專人幫我挑錯字(誤)總之先謝過某G了w

下一篇大概會說到永琳,也可能更新一些凌散日常。
理想的話可能下個月,不然(ry

至於omake透出來的,大概算是真正的世界觀(?
到時候再說了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