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いんなら、帰れ!
  • 587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嗯,粗略說說例6遊戲進度



網路掛掉時打的東西,設定來自這裡
這個嘛,因為未完成所以只能算是上篇這樣。
隨便看看好囉。(笑)




-





下課的鐘聲響起。

還待在教員室的老師伸懶腰的伸懶腰,趕文件的趕文件…

也有因為最後一節沒課的老師早已收拾行裝步出門口。

本來我也是他們的其中一人,但每逢週五早已習慣要等某個人下班的樣子…


「藤原老師,下星期見了。」

最後一位要離開教室的老師忽然走過來禮貌向我道別,紅色絲帶束尾與翠綠的長髮格外顯眼。

「嗯…啊、下星期見。」

顯得有點緊張因為我想了一下也無法記起她的名字…

明明已在這裡待了一個月以上。

她踏出門後再次剩下我一人在這文件堆積如山的空間。

教師的工作原來也可以如此枯燥,說白了其實也是另類文員--


看一下牆上的掛鐘發現已經下午五點半了,待校進行社團活動的學生也逐漸離校回家。


我開始有點等不下去想要到教室看過究竟,怎料一打開門突然紙張像歡迎會道具般散落…


「妹、妹紅…?」

「上白澤老師,今天又要加班啊?」


這種情景絕對不是第一次在這學校發生。

尤其像是現在這樣一打開門就碰著剛要入教室的慧音,然後試卷教具之如似類倒散在我身上的情況。


「抱歉、我沒想到教員室還有人的說…」

我幫忙一起收拾地上的悲劇。

慧音的客氣總讓我不怎樣習慣,反正在學校她就是這樣子吧…

還有就是,一緊張或是被嚇到才會叫回我的名字而不是姓。


「既然這麼多試卷要搬過來就叫我去幫忙嘛。」

真是的,每次都弄得這麼狼狽。

雖然慧音抱歉的樣子也可愛……

「我以為妹紅已經先走了…」

「我走了的話,慧音打算要一個人拿全級的歷史科考卷坐電車回家?」

「所以想說把先改好一半試卷放在學校再回去,怎料改了五分一不夠已經這麼晚…」

「…噗」

「有什麼好笑啦…!」

看著她傷腦筋的樣子不知為什麼覺得很有趣,接著她再鼓起臉責備時我已經忍不著笑出來了。

慧音就是如此與別不同,她是那種會執著把所有精力投放在『教師』,這一份如今變得乏味的工作上,少數的敬業者。

至少從讀書生涯直到從事教育工作的現在,我算是第一次碰上她這樣的人。


看起來很傻,卻令人羨慕。

不禁讓人向往當慧音的學生會有多幸福,而且這亦是事實沒錯吧。

 


回教室把一切整頓後便跟慧音兩人把考卷搬到車子上。

這亦是為什麼平日我跟她一起放學的原因…教師這工作,還要住得離學校這麼遠沒拿駕照有夠麻煩。

難得最近發現對方就住在自己附近一帶,載個順便也很正常。


「會開車女教師總覺得很帥氣呢…」

「羨慕嗎?慧音自己去考個駕照不就行?」

「還是別了,最近學校的工作已經忙得有點透不過氣…」

「還不是因為妳對教育的執著才會弄得自己這麼累?」

「…妹紅這個算是褒還是貶啦」

「慧音說呢?」

「唔~妳亦別要光問我…對了、不如說說妹紅今天在學校的事吧!上班一個月習慣了嗎?」


又想轉移話題,算了今次饒了妳…


「也沒什麼怎樣,剛好又碰上期考…校方也沒理由要我這個新來的幫忙改卷吧」

「唉…妳就好了,一個人把試卷捧回家改通宵可是很耗心力的」

「別這樣吧。我倒是在想,在我還沒到這所學校教書前慧音是怎樣回家的」

「這個嘛…其實、也沒什麼好提」


慧音笑得有點尷尬,我亦沒再問下去專心開車。


但是,我還是很想知道。

關於她一切的事我意外的感興趣。

或許等到我們的關係再進一步的某天,慧音便會主動告訴我。

就讓我期待一下…不,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

 

 


「慧音」

「……」

沒回應。


「已經到了」

我搖了搖身旁的她。


慧音突然驚醒,然後習慣性地坐正身子雙手不斷掃著車廂前方的平面。

看動作應該在找眼鏡,完全忘了自己戴著隱形眼鏡。

下一瞬間才察覺到接著擦一下眼眺望出車窗外…


「…咦、啊,原來已經到了」

「嗯。」


這時我早已下了車走到另一邊替她打開車門。

不知道為什麼很自然這樣做,可能有點失禮,但說不定我覺得現在的慧音連車門都不曉得要怎樣開…


「要我幫妳搬上房間嗎?」

「不用了、妹紅已經幫了很多,我自己搬兩三次就能全部搬回去了」

「用不著這麼客氣吧,反正我也……」


慧音輕輕搖頭。

「沒關係喔,再說妹紅上來也不太方便…還有這裡可是禁止停車區域」

「這樣的話…」

「妹紅的好意我心領了。妳也在學校工作了整天又要送我回來,一定也很累的,早點回去休息囉。」


不是敷衍,反而是帶點感激的心情,使我無法違抗她的意願。


「好啦好啦,妳也早點休息吧,回去洗個澡才再工作啊」

「嗯嗯,那麼星期一再見了,妹紅」

「星期一見,慧音」

 

我回到車上,不知怎樣有點沮喪,亦沒想太多打算開車回家休息。

坐在司機座、載好安全帶燃起引擎開走前,由車子前方倒後鏡晃過慧音勞累搬著考卷的身影,很在意。

猶疑間身體卻由不得的踩起油門,向自家公寓的方向前進,甩遠去。

 


--

 

 

「唉…終於……」

很不容易才把考卷搬回房間卻是滿身汗水,果然我是運動不足吧。

不管這麼多便躺在沙發上稍作休息,整天累積下來的疲憊似乎爆發了…


早知道這樣子就別拒絕妹紅幫忙嘛……但又無法開口答應。

一想到今天下午她會在教員室等了多久就覺得很抱歉,卻又莫名奇妙有點高興…

 

「唔~~先沖個熱水澡吧,然後努力拚通宵!」

 

 

 

 

 

 

 

 

從尚殘餘水蒸氣的浴室步客廳,暖意卷覆全身的感覺很舒服

舒服得會讓人產生睡意

 

然後,就像平日一樣……

 

我再次躺在家中唯一的沙發上,不算寬敞僅是剛好能讓一人稍微躺好的大小,卻非常舒適。

…或許這就是我所向往的生活。


說服家人嘗試讓自己獨立,當過邊工作邊進修的工讀生,亦為了生活轉展幾份不太意願的工作。

最後達成從小開始做夢都能實現的夢想,當了教師…

別人眼中的自己或許很年輕入世未深,可能真是事實呢。

雖然捱了不少苦,始終也算是自吃其力。


屋內的佈置是較單調地方狹窄,但全部是自己親自裝潢設計的。

大概是覺得怎麼說也好,搬到這區域租下這小公寓,住下來…這算是一種緣份吧?


很喜歡這裡的一切呢。

只不過偶爾像現在這樣躺在沙發上,望著純白的天花--

屋內的空間像是變得很大很空…

空晃得我自言自語的每句話、怎樣大聲叫喊,聲音卻只會回響在我一人的耳內。

這感覺大概是叫做空虛…吧?

 

明明是自己想要的,為什麼又會有這種有點討厭的感覺啦…

一個人生活應該很早已經習慣吧,假如給當日小看自己不可能獨立的父母看到我這副德性,真不知好笑還好哭了…

也可能擺出一副嘴臉說,說要搬出來的妳果然很天真呢,這樣子?

 

「慧音,與其在胡思亂想倒不如行動比較實際了」

為自己打一打氣,當然『行動』是指回房間改改考卷而已…

邊想著帶些不情願想要由沙發起來,但似乎馬上因為惰性作祟又要倒下去。


『咕嚕…』

…很丟臉的是,原來是肚餓了。

望看向小掛鐘發現已經八時半多,的確由中午吃了一半便當到現在還沒有東西果腹…


「只好吃泡麵吧…」

 

少有的失算。

打開食櫃才記得前幾天把即食麵之類的東西吃光了,唯一的微波爐便當今早也帶回學校當午餐。

明明想著假期前去超市買回來的、但又來因為年級期考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這裡附近沒超市…雜貨店士多之類大概也關門了。

 


怎麼辦呢…

很餓…又很累沒力去做飯了……還預定好今晚通宵把考卷改好的說…

啊啊,我為什麼會這麼失敗的…

 

『咕嚕…』


別叫啦…我知道要吃東西但沒辦法嘛……


我也是很想去路邊小攤吃燒八目饅…還有試最近新開張古明地集團的地道烤肉喔……

 

現在還是冬天,想想真有點像人家說的飢寒交逼。


…咦,我到底會不會就這樣死掉…?

 

我不要啊……

 

 

 

 

 

 

 

『叮噹--』


誇張些說,快要休克的時候門鈴忽然響起。

這麼晚會是誰人…?


硬著頭皮起來,稍微整理散亂的頭髮,拍了拍臉頰嘗試提起精神去應門。

 

 

「打擾囉,慧音」

「…咦?」


一打開門站在門後的正是剛道別沒多久的妹紅。

她手上挽著好幾個漲滿滿的便利店小食店塑膠袋--

我不知怎麼就這樣凝視笑著向自己打招呼的她愣著,是驚喜還是給什麼既視感嚇到…


「外頭很冷嘛,先讓我進來好吧?」


對呢,外頭的確很冷。

寒風從窗門縫隙竄進,冷得讓沒穿件外衣便去應門的自己亦不自覺抱肩瑟縮。


只不過這一刻,有些什麼從胸口流出,忽然覺得很溫暖……

 

 

 

 

 

 


「哈哈…我就在想不曉得慧音吃了晚飯沒有吧」

「是這樣嗎…啊、妳要點茶?」

「嗯」

一同把東西拿到廚房,招呼妹紅坐下後便斟酌一些茶水捧到的飯桌上,坐在她的對面。


「怎麼還上來啦,不是說好回家休息嗎?畢竟也工作了一整天」

難得帶點責備的語氣,卻不曉得是在責備眼前這個我猜不透的人,還是需要讓他人掛心的自己。


「慧音不想我上來?」

「…咦?我不是這個意思喔」

「那就好吧。因為我在想某個人會否為了改考卷弄得忘了吃飯,或是泡麵便當吃光又忘了買之類。」

「好了、我認輸啦…那妹紅想要怎樣?」

「當然是快去把剛買來的東西弄食吧」

「但這些不是妹紅的…」

「這點小事用不著在意啊」


妹紅笑著回應,從門口碰到她時已經是這樣微笑著。

到底是什麼可以讓她這麼高興啦,想也想不明…


「那麼,請等一下很快就行囉」

看著這樣子的她,自己亦不禁會心微笑嘆了口氣。

沒辦法呢,總是給這稚氣卻又溫暖的笑容打敗…無論在學校,還是學校以外遇上她的時候。

我不討厭這感覺,但還是有一點點害羞似的…

 


走近廚房的儲食櫃稍微把買來的食物整頓一下。

除了泡麵以及微波便當,還有汽水、烤薯蓉、零食之類相當整全。

逐一分類應該要很久,乾脆先整理冷藏食物部分好了。

想著開始打開冰櫃--

為什麼可以這麼自然…?平日別人送來的東西即使是食物之類也不會輕鬆收下的說。


邊整理著另一邊耐不住好奇偷偷看一下身後的妹紅,仍然咪咪笑看著自己。

視線碰到的剎那身體反射性地回避過去,再埋頭收恰工作…臉怎麼有點燙似的……

 


於是很快弄了兩份微波便當。


「慧音平日都是吃這些嗎?」

妹紅拿起膠匙嘗了一下,很像不怎樣想吃…?

難道選了她不喜歡的口味嗎?

「嗯,通常預定通宵工作便是靠這些儲備過日吧」

「我以為慧音是個注重健康的人呢」

聽到這句怎麼有些生氣,畢竟不想被誤會?

不,但這又有什麼所謂…

「…沒辦法了,有時學校課業太忙之類儘管泡麵吃厭也要捱下去喔」

「其實不可能會有老師還會把工作拿回家做吧?通常都放在學校假日之後再說」

「是這樣沒錯…」

「就是說,倒是聽到個傳言說慧音的班級課業比其他班多一倍以上的樣子…」

「喂喂…別扯開話題啊」


的確,我的班級課業是較多…但這時期不督促好學生壓下他們的惰性,萬一高考真的不合格的以後也是哭也沒謂。

雖然身為教師,不過我還頗討厭這種類似淘汰實的教育制度…

孩子想要學什麼知識應該是自己選擇的,即使分數不夠水平亦不應該阻止他們繼續追求知識才是的,否則不就失去教育的意義嗎?

再來要依賴學歷出來社會找工作就更是讓人無奈。

當然,作為成年人是不可能把這種任性的想法到處宣揚,只能暗自在心裡抱怨。

不滿,這是現實的無奈,卻誰都知道自己並無法改變什麼。


所以說,可以的我也不想給學生太多課業…

畢竟他們完成一份課業,我回家可是要改四十多份課業。

只不過課業給太多又會給學生討厭,有時真的很矛盾呢。

自己也曾由於這原因沮喪過不少次……

 


「怎麼了,要泄氣嗎?上白澤老師」

眼前的人放下碗筷,手肘託在桌上交叉的十指託下顎。

認真的語調及視線重重打在我身上。


「我才沒有啦,只是…」

只是,只是什麼?

我到底在期待什麼?期待眼前的人看破本人也弄不懂的自己嗎?


「嗯?」


「只是,改考卷以及學校的事,讓我有點厭倦而已……」


我低著頭,說到最後幾個字聲線不自覺收輕。

說出這種話,就像是自己輸了給什麼似的,有些不甘心…

 

妹紅看到這樣的自己,會怎樣想呢…?

 

 

 


「那就好了」

妹紅從桌上站起來,似乎想要離開了。

便當變涼,她卻意外的激昴。

與對於她的舉動一頭無緒愣住的我跟另一個世界的人沒兩樣。


「這是什麼意思?」

「我就是等慧音說這句話」

「呃…?」


接下來發展似乎更跳躍性我的腦袋完全跟不上…

妹紅把她自己跟我的便當包好放進雪櫃,走到椅背拿起帶來的外衣穿上去,最後也拿走放在櫃上的車匙。

 


「喂、等一下…!」

在妹紅踏出門口前的剎那,飄遠的思緒終於回來。

對她的舉動來不及疑問,但要是就這樣讓她離開總覺得很失落。


「反正本來就沒打算跟慧音在這裡吃晚飯吧。」

「…那為什麼」

「我在樓下的車子等妳。換好衣服就好下來,別讓我等太久啊。」

「咦?等一下…」

「附近有間拉麵檔很不錯,想要去嘗一嘗很久吧」

「聽人家說話啊!」

「就這樣決定了,晚飯過後還可以去兜風喔」


說到這裡在門口前停下的妹紅,側一下身子微笑著。

先不管對話內容,不知為什麼給人很瀟灑、略帶紳士的感覺…明明是女生卻有著如此男性化的魅力。

 

不禁苦笑,害我真的哭笑不得。


「…為什麼妳老是自把自為的啦?」

現在的終於有勇氣接觸她的視線,僅是側臉。

若然現在正面對上的話腦袋大概又要短路冒煙了…


「或許,我是看不過太循規蹈矩的慧音吧…?」

 

語畢,在我想到回應前門已經關上。

屋內再次變得異常暖和,但事後我想大概跟門被關上無關。

而是我的空間,仍然殘留著她那令人難忘的溫度…




--



貼到更新為止,然後會再開新的發在這裡。
就說經我手寫出來就會變成別的樣子(掩臉[爆
下集要去拉麵檔啦啦~反正這種時候會撞到熟人就是公式吧(喂




-







對了,推張相關(?)專輯:





OTAKU-ELITE Recordings - Ruby and Aquamarine


對,又是D.watt以及七條的團體,慧音的曲子當然又是あゆ唱的(炸)
Cover竟然找岩本James畫真是懷念
養眼亦算了,用來做封面會不會太GJ了點啊www(踢)
名字很有愛,上次是紫跟幽幽子的是《Purple and Cherrypink》
今次妹紅慧音剛是《Ruby and Aquamarine》


這張很明顯地看出D.watt似乎想走視聽系…
我個人沒什麼意見,但最近東方視聽系團體亦開始多起來倒是真的。
所以說,正在等BK看歌詞。
七條様的歌詞必定跟角色有關很少亂來。


暫時就這樣,很睏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